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全民飞机大战 > 一夜大战“飞机草”

一夜大战“飞机草”

一夜大战“飞机草”

同类排行
  • 本月
  • 本周

介绍

        那一夜说的是陈剑晖,男,广东省揭阳市靓仔,1971年下乡知青,华南师范大学二级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、广东省文史馆馆员、全国鲁迅文学奖终评评委、广东散文学会会长,就是他和我两位男子汉坚持“夜以继日”战天斗地的一次经历。这场战斗的时间依稀记得是1972年深秋的一个天晚上,战斗部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第4师种子连,地点是在广东省海南行政区昌江县(现在的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)十月田地区某地,参战兵力2人,战斗武器砍刀,武器数量2把。

 

       斗任务为砍绿肥——飞机草。机草据说是侵华日军占领海南岛的时候,用飞机空投下大量不知名的植物种子,从此,这种植物便在海南岛上进行了疯狂的生长和繁殖,导致本土其它植物难以生存。当地居民痛恨它和侵华日军,而且由于是飞机撒播下的,所以称它为“飞机草”,属于全球性入侵物种,繁殖力极强,是一种具有竞争性的有害物种。它草茎不粗,但枝枝叉叉很多,且长出不少叶子,“身高”视生长时限、人为砍挖和土地环境而定。估摸历经天长日久,自生自腐,把本来人烟稀少的海南岛土壤又增加了有机肥料,久而久之,人们就把它——飞机草,当成了上好的绿肥,今天它成为海南岛以及粤西地区独特的一种有机绿色植物的肥料。生产建设兵团既是战斗队,也是生产队,屯垦戍边,战天斗地,垦土开荒,战士们的生产、工作任务,也就是战斗任务了。兵团战士们个个满怀豪情要在“广阔天地炼红心”。

 

      决心“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”,为任重道远的人生之路打下牢牢的基础——全国各地的不少知青朋友在日后事业发展过程中的事实也证明:当年打下牢牢的“基础”确实是如此需要与重要。地处四团地域的四师专门培育水稻良种的种子连虽是刚刚组建,但是方方面面的工作有条不紊,如火如荼,并且初战告捷。窝——住宿环境基本保证;坡——生产条件也都初具雏形。士们的营房、宿舍、伙房,除了厕所也都“五脏俱全”了,因为“厕所”是临时“建”在驻地小山后面,中间以小山坡隔离,分别挖一条一米余深土沟解决,再按老祖宗的规矩,男左女右分别从两头出入。那是一个满月如镜的夜晚。四季如夏的海南岛,月亮在那万里无云的天际间格外亲切、明亮。天上的月亮走,水田的月亮也跟着走,当她的亮光无私地、静静地洒在种子站刚刚收割完毕的水稻田里,到处是白茫茫、亮堂堂的一片……

 

      还有那些不甘寂寞的蛙们,躲过了白天的酷热之后,此时也欢天喜地、此起彼落一唱一和起来。陈剑晖和我,忙完了白天上山割(砍)飞机草工作,盘算着晚上要将今天割(砍)回来的飞机草剁碎撒到水田里去沤肥。晚饭刚刚结束不久,两位意气风发的兵团战士各持一把反复磨砺的砍刀,在战士食堂柴火堆里砍了一段五、六十公分长的木头作为刀垫,三步并作两步地踏着铺满田间小路的月光来到了水稻田头。面对一座小山般的“飞机草”,随着两名兵团战士的刀起刀落,一声声的“垛”、“垛”、“垛”,演奏起海南之夜的“大刀进行曲”交响音乐,——此时的“大刀进行曲”虽是剁碎小日本侵华时洒下的“飞机草”作肥料,不知道此时此地的“交响乐”跟我国人民取得抗日战争胜利的“大刀进行曲”是不是有着绝妙的缘由。此时此刻,虽然是在四季如夏、四面环海的海南岛,深秋夹着略带海水咸味的晚风还是让人有着凉习习的感觉。

 

        而“革命加拼命”的两位兵团战士依然是汗流浃背。他们“与天斗其乐无穷”、“与地斗其乐无穷”的决心和毅力也同样是有增无减。劳动是光荣的,也是辛苦的,但是,更多得是是快乐的——,因为在那个特殊的年代、特殊的环境,广大兵团战士对于“革命”(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的革命)是真诚的膜拜与向往,心里想的、装的和行动都是“以苦为乐”、“以苦为荣”。抬头望望东方,天,已经露出了鱼肚白;山,也渐渐地矮了下来。两位不知疲倦的兵团战士马不停蹄,乘胜追击,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,以“愚公移山”、“敢肯硬骨头”的精神终于把“山”消灭了…

 

mask

Copyright © 2010- 东东软件站(www.dongdongwg.com).All Rights Reserved

苏ICP备12005618号 Email:dongdongsoft#qq.com(#换成@)

[quote] [size=4][b][url=http://www.dongdongyx.com/shoujiyouxi/29262.html]一夜大战“飞机草”[/url][/b][/size]
[b]软件大小:[/b] 未知
[b]软件类别:[/b] 全民飞机大战
[b]应用平台:[/b] WinXP,Win7,Win8,WinAll
[b]更新时间:[/b] 2018-05-25
[b]软件语言:[/b] 简体中文
[b]软件性质:[/b] 免费软件


[b]软件简介:[/b]

        那一夜说的是陈剑晖,男,广东省揭阳市靓仔,1971年下乡知青,华南师范大学二级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、广东省文史馆馆员、全国鲁迅文学奖终评评委、广东散文学会会长,就是他和我两位男子汉坚持“夜以继日”战天斗地的一次经历。这场战斗的时间依稀记得是1972年深秋的一个天晚上,战斗部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第4师种子连,地点是在广东省海南行政区昌江县(现在的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)十月田地区某地,参战兵力2人,战斗武器砍刀,武器数量2把。

 

       斗任务为砍绿肥——飞机草。机草据说是侵华日军占领海南岛的时候,用飞机空投下大量不知名的植物种子,从此,这种植物便在海南岛上进行了疯狂的生长和繁殖,导致本土其它植物难以生存。当地居民痛恨它和侵华日军,而且由于是飞机撒播下的,所以称它为“飞机草”,属于全球性入侵物种,繁殖力极强,是一种具有竞争性的有害物种。它草茎不粗,但枝枝叉叉很多,且长出不少叶子,“身高”视生长时限、人为砍挖和土地环境而定。估摸历经天长日久,自生自腐,把本来人烟稀少的海南岛土壤又增加了有机肥料,久而久之,人们就把它——飞机草,当成了上好的绿肥,今天它成为海南岛以及粤西地区独特的一种有机绿色植物的肥料。生产建设兵团既是战斗队,也是生产队,屯垦戍边,战天斗地,垦土开荒,战士们的生产、工作任务,也就是战斗任务了。兵团战士们个个满怀豪情要在“广阔天地炼红心”。

 

      决心“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”,为任重道远的人生之路打下牢牢的基础——全国各地的不少知青朋友在日后事业发展过程中的事实也证明:当年打下牢牢的“基础”确实是如此需要与重要。地处四团地域的四师专门培育水稻良种的种子连虽是刚刚组建,但是方方面面的工作有条不紊,如火如荼,并且初战告捷。窝——住宿环境基本保证;坡——生产条件也都初具雏形。士们的营房、宿舍、伙房,除了厕所也都“五脏俱全”了,因为“厕所”是临时“建”在驻地小山后面,中间以小山坡隔离,分别挖一条一米余深土沟解决,再按老祖宗的规矩,男左女右分别从两头出入。那是一个满月如镜的夜晚。四季如夏的海南岛,月亮在那万里无云的天际间格外亲切、明亮。天上的月亮走,水田的月亮也跟着走,当她的亮光无私地、静静地洒在种子站刚刚收割完毕的水稻田里,到处是白茫茫、亮堂堂的一片……

 

      还有那些不甘寂寞的蛙们,躲过了白天的酷热之后,此时也欢天喜地、此起彼落一唱一和起来。陈剑晖和我,忙完了白天上山割(砍)飞机草工作,盘算着晚上要将今天割(砍)回来的飞机草剁碎撒到水田里去沤肥。晚饭刚刚结束不久,两位意气风发的兵团战士各持一把反复磨砺的砍刀,在战士食堂柴火堆里砍了一段五、六十公分长的木头作为刀垫,三步并作两步地踏着铺满田间小路的月光来到了水稻田头。面对一座小山般的“飞机草”,随着两名兵团战士的刀起刀落,一声声的“垛”、“垛”、“垛”,演奏起海南之夜的“大刀进行曲”交响音乐,——此时的“大刀进行曲”虽是剁碎小日本侵华时洒下的“飞机草”作肥料,不知道此时此地的“交响乐”跟我国人民取得抗日战争胜利的“大刀进行曲”是不是有着绝妙的缘由。此时此刻,虽然是在四季如夏、四面环海的海南岛,深秋夹着略带海水咸味的晚风还是让人有着凉习习的感觉。

 

        而“革命加拼命”的两位兵团战士依然是汗流浃背。他们“与天斗其乐无穷”、“与地斗其乐无穷”的决心和毅力也同样是有增无减。劳动是光荣的,也是辛苦的,但是,更多得是是快乐的——,因为在那个特殊的年代、特殊的环境,广大兵团战士对于“革命”(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的革命)是真诚的膜拜与向往,心里想的、装的和行动都是“以苦为乐”、“以苦为荣”。抬头望望东方,天,已经露出了鱼肚白;山,也渐渐地矮了下来。两位不知疲倦的兵团战士马不停蹄,乘胜追击,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,以“愚公移山”、“敢肯硬骨头”的精神终于把“山”消灭了…

 

[url=http://www.dongdongyx.com/shoujiyouxi/29262.html]进入下载[/url] [/quote]